斯帕尔vsac米兰直播:電子煙界的兩朵奇葩,值得留下姓名

huoqi 電子煙動態 2019-09-04 17:04:23
做一個電子煙品牌最難的事情,就是起名字
 
電子煙品牌

18年至今,電子煙行業仿佛鑿開的油井,各色品牌噴涌而出,幾乎每天都會有一個新的電子煙品牌官宣發布。

這本身是一件好事,代表這個行業正在做大,正在受到眾多創業者的關注。

筆者曾意淫:即使這些人全部失敗,這些企業的員工都將成為最忠實的電子煙宣傳者,他們最終會像種子一樣灑向全國各地為中國的電子煙普及做出貢獻??俺葡執飛獻鈑埠斯愀?。

唯一讓筆者感到意外的是,這些林立的新品牌,畫風卻驚人的統一

300塊錢一張的形象照

兩千塊錢注冊個公司

百度百家號發一篇文章,標題也往往是“XX電子煙獲得XX萬元融資”

一個品牌就這么立起來了

喜霧、雪加、小野、雪茄、喜客、青嵐、美氪······

漢語實在太復雜,以至于“做一個電子煙品牌最難的事情,就是起名字”。

這種魔幻現實主義的畫風,筆者只從數年前瘋狂的微商身上曾經見到過。

以史為鏡,可知興替。

這些新興品牌,其實有前車之鑒可供參考,那就是山嵐和yooz。

山嵐電子煙一經問世,受到了業界極大地關注。它也最早掀起了電子煙行業用“創始人當IP”的風氣。

電子煙界的山嵐,像極了手機界的錘子。是一家明顯的“設計力過剩”的企業。而在大肆宣傳之后,山嵐似乎不復過去的風光。電商和線下出貨量都被同行以“量太小了”評價。

yooz更是一時風頭無兩,4月深圳的國際電子煙展會上,yooz買下了最多的廣告,顯得豪氣十足。明星創始人的這一招,用在兩位頗具話題性的人物身上,更比山嵐技高一籌。

但是如今yooz也陷入了渠道困境之中,線下渠道爭搶敗給了幾個同行。線上業務也一直不溫不火。微商,似乎成了他們最后一個靠譜的選擇。

早在3個月之前,筆者就預測“凡是搞微商的電子煙品牌,只會越玩越弱”。果不其然,幾輪融資失敗之后的yooz被曝聯合創始人,原“黃太吉創始人赫暢”黯然退場,反手創立了新品牌LAMI,首輪預售后再無影蹤,令人不解。

“戰略性虧損”帶來“戰略性疲勞

時間尚早,我們很難就此做出結論,如今的XXX就是上一個XXX。

但是在這個新興的行業里,無論是消費者還是投資人,筆者建議都應該更理性的看待這一場“癮品狂歡”。

中國人經歷了共享單車、區塊鏈、VR。我們似乎有點忘記了中國人血肉里的一項基因——本分。

京東、瑞幸、滴滴之流“戰略性虧損”,無論最終結果如何,都讓中國人對“戰略性虧損”產生了“戰略性疲勞”。

是時候歇口氣了。商業的本分,無非“賺錢”二字。

電子煙行業里,現在誰還在本本分分的賺錢呢?似乎沒有人想做這件事。

做電子煙的去本分賺錢,就好像到了夜店里,頂著喧囂的音響彎腰回收易拉罐一樣,被人看不起。

如果這是良性發展的話,我不知道惡性發展會是什么樣子。

到夜店撿瓶子
 
電子煙品牌

悅刻是一家難得的,在本分和狂歡中找到平衡點的企業。他們搞事情,還善于搞大事情,每次出手總能震動整個行業,帶動大家朝著新的目標發展。風格高尚,甚至有些無私。

有人稱其為“國際范”,這種國際范不是鼓動全體員工使用谷歌搜索之流的“智慧型企業”所能復制的,這是一種企業基因里帶有的高傲。

如果還有第二家的話,筆者認為是火器。這個名字對圈外人可能略顯陌生,但是在圈內卻十分響亮。

18年的時候,這家企業趕在戰狼2上映之前與吳京簽約,為電子煙行業帶來了第一個“明星代言”。打響了電子煙行業“燒錢”第一槍,確實沒辜負自己“火器”的名號。

接著,在悅刻正在籌備天貓旗艦店的時候,火器用三個月搞出了300多家線下門店,這數字在18年簡直無法想象。當時所有人都覺得,“這家要發達了”。意想不到的是,火器的產品質量卻出現了重大問題,重大到連“戰狼2”的紅利也帶不動他們,企業逐漸走向沒落。

就在大家都認為火器一定會像其他老牌電子煙品牌一樣不了了之的時候。19年春天,火器這幫人憋著一臉壞笑,從褲兜里掏出了自己的“大寶貝”——ammo換彈霧化煙。
 

Ammo對得起自己的名字,像子彈一樣打在了所有從業者的心臟上——沒人知道,當饑腸轆轆的線下渠道碰上了優秀的產品,會有多可怕。

招募34個省級經銷商,用時254個工作時。

一個月,零一天。

19年初夏, ammo產品上線的第三個月,對外公布了“月銷主機20萬臺,煙彈近300萬顆”的全新紀錄。即使按照慣例,把這個可能灌水的數字腰斬,也有將近150萬顆的驚人銷量。

產品走向市場之后好評明顯,漏油滲油的概率控制的比較優秀?;鵪饕滄猿疲?ldquo;解決了煙油入口這個疑難問題”。

筆者在行業內部微信群內拋出這一結論,得到了內地四個城市10多個不同品牌經銷商的認可。大家對火器的產品質量產生了重大改觀。如此低開高走,令人敬佩。

跟火熱的銷量比起來,火器的“響聲”卻像裝了消音器一樣,十分冰冷。大家很少在圈內看到有關火器的消息,最多也只是從工廠打探而來的令人咋舌的產量,這讓人很難理解。

“他們4月全公司都在我們工廠盯生產,甚至有十幾個員工親自上產線,每一批貨出廠直接到公司就發走了,一臺都剩不下。”——?火器代工廠的銷售總監李總接受采訪時如是說道。

沒人知道這幫人怎么想的,因為他們不說話,只收錢。

悅刻之后,又多了一個進夜場撿瓶子的老大爺。

尾聲

電子煙行業如此喧囂,每一個參與者,都像酒后跳入舞池的美女,搖擺著身姿期待吸引更多目光。

筆者卻覺得,舞池旁端著紅酒,穩坐暢談的姑娘們,更加誘人。

悅刻和火器這樣踏實做業務的企業,永遠都不嫌多。天花亂墜的銷量和噱頭背后,穩定盈利,才是企業的最終生命線。

“奇葩逸麗,淑質艶光”,電子煙圈的這兩朵奇葩,沒什么轟轟烈烈,竟然只是做了些本分事。

這事本身,就值得思考。
網站聲明

拉斯帕尔马斯大学 www.tshrqx.com.cn 本文轉載于網絡,不做任何商業用途,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有侵權,請聯系QQ823915627刪除,轉載請附上本網鏈接://www.tshrqx.com.cn/

分享:

評論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